“马屁论文”曝光,各方回应后,带来的迷惑更深了

原标题:“马屁论文”曝光,各方回应后,带来的迷惑更深了

一一 新民周刊 今天

这种拿着国家科研经费,为导师个人唱赞歌的“科学研究”,究竟是怎么通过项目负责人审核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项目负责人、所涉学者是不是该站出来给公众一个合理的解释?这里面到底有没有牵涉学术不端,乃至学术腐败?

文 | 一 一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

谁能想到,一篇发表于7年前的论文会在2020年年初引爆网络。

图片出自微信公众号“书味香”

因为,这篇长达35页的学术论文实在是——太奇葩了!

文章部分截图

课代表敲个重点:

这篇文章名为《生态经济学集成框架的理论与实践》,洋洋洒洒数万字,分为《集成思想的领悟之道》与《理论框架与集成实践》上下两篇,看着非常高大上,其实就是“以导师和师娘的事例为例,阐述了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在此基础上构建了带普适性的人的发展之路”。

是的,你没有看错。

这篇发表在核心期刊上的学术论文的独创性就在于冲破了人们对学术刊物晦涩难懂的固有偏见,以独具一格的创新精神讴歌了导师和师娘的完美人生。

来,抄一段,让我们确认没有走错片场——

"

导师提倡十年铸一剑,他的见识像天路一样高原而深邃,只冷却路基一招就轻松破解了冻土的难题;导师提倡江海纳百川,他的胸怀就像大海一样宽广而平静,让全国研究水土的英豪汇聚到黑河谷底。导师倡行长空挥彩笔,他的精神就像时空一样玄妙而永恒,将我们带上了这人生真正的舞台,望着以大为重要特征的导师,宛如一座连绵的青山,在我面前巍巍耸立直入云霄,导师凭高俯视世界,静观世间一切事物的形象,表现出一种高贵的单纯、肃穆的伟大,如果这都不心生崇高感,那就只能归入麻木,缺乏五行的行列。

"

笔者十七年前毕业于西南知名学府中文系,文艺学硕士,孤陋寡闻如我辈,在没有知网的时代,真的没有见过如此浪漫的学术论文,哪怕是中文系——也没有!!!

可真还不算惊世骇俗的部分。

来,让我们再来看看”师娘的优美感“——

"

师娘美,其风姿绰约,雅致宜人,当可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宛如丁香花开随风飘,优美感四溢,师娘现在尽管年龄已大,但风韵依然高绝,形象更显雍容华贵。

"

师娘的优美感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女子无才便是德”;第二,“给导师做饭是一种义务”;第三,见利思大义。

文章部分截图

文章称,这种完美的夫妻关系演绎了人生大道,不仅是能带来果实的工作,更指引着光明的前景方向。

第二篇文章再次提及了导师程国栋的英明指导,并以一首深情无比的诗歌完美结尾。

毫不夸张地说,当笔者读完这篇彩虹屁冲出天际的“雄文”之后,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感觉自己仅有的一点智商被人按在地上摩擦,脑海里只剩下一个词在循环播放——耻辱!耻辱!耻辱!

这么一篇毫无科技含量的“雄文”居然出现在一个CSCD核心期刊之上,一个令无数研究生求上不得的北大核心期刊,竟用了30多个版面来发一篇马屁文章,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核心期刊的学术标准究竟在哪里?这对那些为了发表论文而焦虑、脱发的研究生来说,简直是莫大的讽刺。这绝对是2020年年初最精彩的黑色幽默,没有之一。

不过,在徐中民本人看来,或许是“我们这些看热闹的人太肤浅了”。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引发热议的论文确实是他写的。他说,自然科学家需要情感注入,需要点文史哲的知识,万事视为水,有情才生春。自然科学没有情感的注入,就是冷冰冰的。

徐中民还表示,热议文章表面上看起来有点问题,实际问题潜伏得非常深刻,对目前地理学沉溺于科学的预测未来是很大的补充,主要就是探讨如何攀登上共同发展之路。

随后,在徐中民自己的微信公号里,笔者还看到了《科研之路的认识过程——感师恩》《理论系列一:共同发展之路》《张掖市纵横捭阖展其势》等文章。这些文章称,将其导师程国栋夫妻工作和生活实践结合在一起,结合二人平常的一些教诲,很容易推导出反应人或地区发展的未来蓝图,带结构的共同发展之路的雏形。

除了上述两篇文章,有网友提到,徐中民还在《冰川冻土》上发表了诸如《幸福之路-生态经济涣有丘的序幕》、《卓越之路-变化、持久和永恒》等与期刊研究方向关系不大的文章。

据了解,发表这两篇论文的期刊《冰川冻土》,是中国科学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中国地理学会主办的学术期刊,这份期刊专注于冰、雪、冻土和冰冻圈研究领域。

1月12日中午,期刊编辑部宣布撤稿,“经报编委会审核,决定对该文撤稿。我刊在该文刊发前审核不严,在此郑重致歉”

中国科学院院士、冰川冻土主编程国栋回应:徐中民在《冰川冻土》上发表的这两篇文章与《冰川冻土》的学术定位不符。《冰川冻土》期刊已在期刊的微信公号和交流群中发布了撤稿声明,并正在研究进一步的善后工作。

“我2011年从领导岗位退下来后对期刊的关心很少。这两篇文章的发表我事先一无所知,但作为主编事后没做任何处理,应负重要责任。我已正式向领导申请引咎辞职,辞去主编的职务,并对由此造成的不良影响,诚恳地向广大读者道歉!”程国栋进一步表示。

就在笔者发稿前,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和中国科学院科学传播局也作出回应,认为“该文确实存在与期刊学术定位不符问题”

各方回应了,编辑部撤稿了,主编辞职了,但我们的迷惑更深了。

迷惑之一:学术论文刊载在学术期刊上,一定需要编辑乃至编委会审核的,这样一篇与《冰川冻土》期刊定位严重不符的论文究竟是怎么通过编辑大人、编委会大人们一道道审核关卡的?而且篇幅高达35页!!!

迷惑之二:程国栋院士说2011年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以后对期刊关心很少,可《冰川冻土》期刊官网显示,热议论文的男主角——那个令人高山仰止的导师程国栋正是这本核心期刊的主编。这是怎样一种架构呢?自己学生写了一篇吹捧自己的马屁文,刊发在自己主管的杂志上——而作为杂志主编的自己竟然还不知道?!这主编究竟是干什么用的?

迷惑之三:这两篇论文不仅不符合期刊学术定位,而且论文标注了经费来源: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91125019)”资助。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主要来源于中央财政拨款,纳税人自然有资格追问下去:标注了基金资助的这项研究,怎么脱离项目设定方向变成了导师和师娘的高级马屁文?

根据众多学者论文和中科院寒区旱区科学数据中心等公布的信息,编号为“91125019”的基金项目,指的是“黑河流域中游水-生态-经济模型综合研究”项目,属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黑河流域生态-水文过程集成研究”重大研究计划下的重点项目之一。2010年启动的这项重大研究计划,被称为“黑河计划”,程国栋院士担任“黑河计划”专家组组长。2014年,程国栋院士及其团队发表关于黑河集成研究的综述文章,作者就包括徐中民研究员。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等机构此前公布,“黑河计划”以黑河流域为特定研究区域,探讨中国干旱区内陆河流域生态-水-经济的相互联系,预算总经费为1.5亿元。其中,重点项目的资助强度约为200万~300万元。

按照《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条例》规定,项目参与者不按照项目计划书开展研究、擅自变更研究内容或者研究计划,会受到警告、追回资助经费等处罚。

这种拿着国家科研经费,为导师个人唱赞歌的“科学研究”,究竟是怎么通过项目负责人审核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项目负责人、所涉学者是不是该站出来给公众一个合理的解释?这里面到底有没有牵涉学术不端,乃至学术腐败?

当媒体向徐中民本人求证“这个科研项目是否有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支持”时,他以“单位有要求,不再接受采访”为由,并未作出回应。

迷惑之四:这位徐中民博导到底都是通过发表什么学术论文获得博导资格的?现在已知的是,他发表在《冰川冻土》上的这两篇“雄文”,引用的文献大多来源于自己的论文,也就是说,他之前类似的文章还发表了不少。这种与冰川冻土毫无关联,阐释为人处世之道的“马屁论文”到底有没有为徐中民的博导之路添砖加瓦?

如果都是靠这样的“学术”上位,徐中民博导会不会像“不知知网”的翟天临博士那样,最后被扒得连底裤都要保不住了。要知道这位翟博士就是在2019年春节前后翻车的。2020年的春节就要到了,我们是不是又要迎来一位博士导师的倒掉?

资料来源 | 澎湃新闻、中国青年报、

凤凰新闻、观察者网返回大发PK10,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大发PK10号系信息发布平台,大发PK10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大发PK10热点
今日推荐